洪永淼 张兴祥:2020年中国经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迫切需要解决“四流”问题

2020212日,洪永淼、张兴祥教授合作的有关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文章在《经济日报》新闻客户端、中国经济网刊登。228日,《厦门大学报》刊登了本文的更新版本。

 

2020年新年伊始,一场源自武汉、由新冠肺炎病毒引发的疫情迅速蔓延整个中国。随着时间的推移,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已逐步显现出来。我们的一个基本判断是,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将呈较大幅度下滑,后续影响有多大,取决于疫情的持续时间以及我们的应对方式。

 

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冲击

新冠肺炎疫情之所以给中国经济带来巨大冲击,是因为疫情爆发的时间节点刚好临近春节,这向来是中国消费最旺盛、最集中的时间段,这无形中放大了疫情的破坏力。

疫情既对中国经济的需求侧产生冲击,也对供给侧产生冲击。对需求侧的冲击,主要体现在服务业。首当其冲的是旅游、零售、餐饮、住宿、影视、娱乐、交通、物流等服务业以及股市、债市等金融市场,这次遭受疫情全方位的冲击,因此成为损失最大的行业。例如,中国旅游业一天损失超过170亿元,仅春节期间直接损失就高达5500亿元。不过,对服务业的冲击是短期的,只要国内潜在有效的消费需求还在,疫情过后将会重新释放出来,甚至出现强劲反弹。而对供给侧的冲击,主要体现在制造业。武汉乃至湖北是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也是全球有影响力的创业创新中心之一,武汉封城以及疫情的严重性,直接影响制造业复工复产时间。另外,疫情爆发后,全国各省市相继采取严防死守的措施,人员流动一度受到了严格限制,工厂开工也因此成了大问题。制造业如何在做好有效防控疫情的同时,尽快组织生产,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其实非常考验地方党政主官以及企业领导人的智慧。

从市场微观主体看,外贸出口企业备受各方关注,因为它关系到世界生产和全球供应链。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逐步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及最重要的世界工厂,中国制造深深嵌入全球产业链中,而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冲击这一链条。之前由于用工成本上升和中美贸易摩擦,许多外资已不断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进一步促使它们加快寻找替代途径,想方设法将供应链转移到其他国家去,以便通过多元化投资和供应来降低风险。显然,此举对中国的全球产业链和全球供应链极为不利。以汽车制造为例,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零部件制造商无法及时复产供货,已导致国外许多车企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态,如韩国的现代,日本的丰田、日产,德国的大众、宝马等汽车制造商,都因为中国供应商零部件断货而不得不关停设在中国或其本土的工厂。一旦外企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出去,再转回来难度就大了。因此,对供给侧的短期冲击有可能会转化为长期效应,必须认真应对,及时施策,才能打赢中国全球产业链和全球供应链的保卫战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另一个严重冲击体现在对广大中小企业的影响上。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本来就较弱,很容易受到这次疫情的严重冲击。如果疫情持续到第一个季度才结束,那么有多少中小企业能扛过这3个月呢?假如各级政府不迅速出手帮扶,中小企业很可能会迎来一波倒闭潮。由于广大中小企业是就业的主要载体,这个倒闭潮会带来很大的就业冲击,甚至危及社会稳定。

加快产业链恢复是当前一切经济工作的重心

现代经济体系犹如一台精密的机器,社会分工协作越发紧密,一个链条连着一个链条,一个齿轮挨着一个齿轮。正所谓唇亡齿寒,牵一发而动全身,有时一个零部件的缺失,很可能导致整条产业链瘫痪,前述汽车制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事实上,消费需求侧受到抑制,同样会传导到生产供给侧,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我们不妨举些现实的例子,来考察受疫情影响后产业链之间的传导机制。大家知道,春节期间本是服装鞋帽销售的黄金时段,通常占全年总销售额的两到三成。疫情之下,很多人闭门不出,春节时间点一过,需求就很难恢复,这将影响全国千千万万家实体店的销售业绩。销售受到影响,出现库存积压就在意料之中了。可以预见,2020年服装鞋帽产量将同比下降,这将传导到其上游产业——纺织印染,而后者又进一步传导到其上游产业——炼油石化产业,因为纺织印染的原料大多来自于石化产品。同时,春节期间本来也是人员流动的高峰期,这次疫情来袭,全国各地对人员流动采取限制措施,既影响陆、海、空交通运输,又影响企业生产复工,这两方面都会导致对汽油、柴油、航空煤油和船用燃料油的需求大幅下降,最终也是传导到炼油石化产业。可是,大型炼油厂一般不能随便停产,因为一旦停产再复产,必须经过停工、清洗以及复工准备等一系列复杂程序,整个流程至少要花20天时间,人力、物力消耗非常巨大,其损失达数千万元,而且停工和复工最容易出现安全事故。所以,正常情况下,大型油企只能通过减产来应对。即便如此,也无法避免石化产品的价格下跌。

可见,从下游、中游再到上游,整个产业链的任何环节无一能置身度外。更何况,无论哪一个产业,还受到其他供应链的影响,从而形成叠加效应。在一个错综交织的经济系统中,任何互相关联的供应链出现脱节现象,都会迟滞相关产业的恢复,进而导致整个产业链无法恢复到原有水平。鉴于此,推动企业复工复产,也要有系统性思维,不能“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经验告诉我们,对经济的每一次重大冲击,都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其恢复都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猪肉为例,由于2018年爆发非洲猪瘟,国内生猪供给数量锐减,按照国家农业农村部的目标,预计到2020年底,市场供应有望恢复到常年(2017年)的80%水平,而要达到这样的水平,还需要多方努力才有可能。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情况也大抵如此。

无论是基于国内视角还是国际视角,我们认为,加快产业链恢复是当前一切经济工作的重心,这样才有可能尽量减轻疫情带来的冲击。之前我们撰文提出采取分区分类防控措施,而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四个流动性问题:资金流、人流、物流和信息流。我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都是着眼于尽快恢复产业链和供应链。可以说,产业链和供应链在多大程度得以恢复,中国经济就在多大程度上实现止跌企稳。

另外,最近日本、韩国、意大利、伊朗等多个国家确诊病例突然大增,疫情有在全球爆发趋势,国际社会对此深表担心。如果一些国家无法像中国一样采取有效措施尽快将疫情控制住,那么新冠病毒传染源就无法切断,则有可能造成疫情在全球大流行。面对这种新情况,中国须逆向而行,在逐步恢复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同时,应加大口罩、消毒液、护目镜、防护服、检测试剂、呼吸机、心电监护仪等医用物资和医疗设备的生产和储备力度,一方面可以为全球抗疫做出贡献,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巩固和加强中国在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上的核心地位。

 

对新冠肺炎疫情及中国经济走势的研判

毫无疑问,新冠肺炎疫情是2020年中国经济很大的一只黑天鹅。但是,中国政府反应迅速,充分发挥制度优势,在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下,全国一盘棋,调动全国力量驰援湖北特别是武汉,包括19个省市对口支援除武汉外的湖北16个州市县的方式,并实施了一系列极其严格的防控措施,很好地遏制了疫情蔓延的势头。截至224日,全国共有23个省份及新疆兵团确诊病例零新增。根据目前的情况看,比较乐观的预计,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第一季度结束时应该能够得到有效控制,4月底疫情将进入收尾阶段,各方面基本上恢复正常。

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经济面临着诸多方面的挑战。就外部而言,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经济一直处于深度调整期,复苏前景持续低迷,这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总需求,中国面临巨量产能无法转化为有效外部需求的现实难题。就内部而言,从2014年开始,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近年来经济增速持续下滑趋势尚未得到根本扭转,这是当前中国经济面临最大的挑战。新冠肺炎疫情又给中国经济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冲击,其影响程度看来已超过2003非典对中国经济的冲击,2020年第一个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将呈较大幅度下挫,这个已基本没有悬念。2020126日中美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定,中美贸易冲突将暂告一段落,短期内中国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有了一定程度的减少,这也有助于缓解疫情带来的冲击。虽然对供应链和中小企业的影响有可能转变为长期性的,但只要我们应对及时、得当,出现供应链转移和中小企业倒闭潮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值得强调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中国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的基本特征没有变。首先,支撑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根本性因素没有发生太大改变,比如中国储蓄率仍是全球最高的,中国经济向好的长期趋势依然存在。其次,在当前新一轮工业革命浪潮中,中国科技方面的突飞猛进更是有目共睹的。在某些领域如高铁、核电、5G、电子商务、金融科技、大型装备等,中国已成为全球的领跑者。信息技术革命不仅颠覆了传统的商业模式,也极大地促进中国生产模式、工作模式的创新。比如远程办公,无人配送,制造车间应用智能机器人,以及在城乡广大地区发展网上商业模式,这些有可能成为今后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再次,中国已转变成为以内需为主的特大经济体,与之前相比,任何外生冲击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将变得越来越小。最后,中国的改革红利依然存在,特别是制度红利和市场化改革红利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这几个方面有机结合在一起,就有可能使中国经济破茧化蝶,面貌焕然一新。